当一位龙游人站在新疆,立在阿克苏乌什大地上,他那个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新疆这个县的面积,是龙游的16倍,大到几乎无可想象。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西北边缘、塔里木河上游,“白水”阿克苏河从眼前流淌,天蓝蓝,水清清,一条河,一座城,被称为西北休闲之都。
我相信胡文龙这一刻一定脑子里叠加着江南老家龙游那条母亲河——灵山江。因为这让他有了参照,有的定位,有了在塞外的坐标。
这很重要。
这时候胡文龙的身份,不仅仅是浙江金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而是作为龙商在进行援疆考察。这次行程,不仅意味着胡文龙企业疆界的拓展,更是他经营思想的凸现。因为一旦决定了在新疆的投资,便不再是在新疆办一个厂那么简单;也不是胡文龙这条“龙”,在他创业与再创业的所在都带着“水”而顺风顺水那么简约。
图片1.jpg 
回过头来看胡文龙的创业,尽管企业规模在整个工业企业界并算不上大,但在他的山茶油行业里,绝对够得着一块招牌式的标杆。而且他起步、发展,看似按部就班,着实深思缜密。
九十年代初,胡文龙从学校毕业对口分配进入了龙游县油脂公司。正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渡时期,国营企业还处在类机关状态,民营企业春风催生。这个年代,少数人开始用上了灰屏的诺基亚,肯德基大爷刚刚进入中国市场,轰轰烈烈的创业潮暗流涌动。
91年王石的万科在深圳挂牌上市,94年杨澜放弃红极一时的《正大综艺》赴美进修,99年马云创办了阿里巴巴,2000年李开复成为微软副总裁。创业史上,有时就是这么不经意间,一个一个时代人物闪现。
图片2.jpg 
油脂生产其实就是一个小众化又专业化的领域,它有类化工的工艺流程、管道、反应釜,但却是食品行业的安全卫生要求,哪怕那时候的大学老师,也往往或者只懂工艺却不懂设备,只懂生产技术,不懂电气配合。
这样的背景下,胡文龙的机会来了,而其实是他平时的钻研引来了机会。有人请他帮忙设计油脂厂,包括成套设备,包括工艺布局,全都交给了他。
画一套图纸的报酬可能超过他一年的工资收入,况且客户对胡文龙说,你设计的设备,市场上采购不到现成的,索性从设计到建厂,都你帮我做了吧。
胡文龙下海了。相信这样的诱惑是双重的,既有经济收入上,更是在成就感上。这符合胡文龙性格,既会钻研技术上有一手,又有策划和动手能力,满足了他所有的自豪感。两年后的2000年,在帮人设计了4个厂之后,他办起了设备厂,专门承接油脂生产线的设计、设备制作和安装及调试。
这个取名“和隆”的设备厂,推出的竟是符合欧盟食品标准的茶油设备,为茶油出口扫清了所有技术壁垒。而且每年都有新技术、新工艺应用在公司的产品中,使产品始终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原始积累就这样真正开启。
图片3.jpg 
为什么没有继续在设备制造行业扩展呢?
胡文龙今天对这个问题,是开心一笑。他说,我做的设备用很长时间都不会坏的,平时连维修活都很少,又不可能有这么多新厂新流水线的业务,做不下去了呀。
恰巧这个阶段,一个经他介绍的外商联系他,请胡文龙带去看这个外商的供应商。两人去厂家一看,外商不干了。老外说,我用了这么长久的供应商,生产现场是这样的?
杂乱无章的现场,管理无序的企业状况,外商不干了。他面对的是国际食品市场啊,他实在不放心这样的厂家能够持续稳定生产高品质产品。
而在九十年代,这现象又是太普遍了,利益至上,胆大为先。所谓企业管理、所谓经营理念,这些都还没进入民企。
外商对胡文龙说,你不是帮人建了好多厂吗?你办个厂生产吧,茶油全部供应给我出口。
所以胡文龙的创业起程,真是太简单了,似乎没有任何曲折故事。
这怎么行,这不符合创业形象。
我追问他,创业过程中,遇到最难的是什么。
他想了想,回答我:真没有,因为我做事情都有预案,一个一个去解决就是了。
这是2004年,胡文龙从身处油脂行业帮人设计工业设备,到下海生产油脂设备,一个转身回到行业,自己生产山茶油,金勺科技由此设立。
图片4.jpg 
山茶油是我国特有的传统的食用植物油,生产和发展的历史源远流长,历史上,茶油曾经是"皇封御膳"用油。
色泽金黄或浅黄,品质纯净,澄清透明,气味清香,味道纯正的山茶油,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对茶油和橄榄油进行的对比研究表明,茶油与橄榄油的成分有相似之处,但茶油的食疗双重功能实际上优于橄榄油,也优于其它任何油脂。
之所以这里介绍这么一段有关山茶油的背景,是因为了解了这些,才明白胡文龙所说的,他“喜欢一切按规范做事”“做任何事情要有设计、要有预案”。
所谓预案,其实在胡文龙后来表现出的,就是企业战略。
小企业谈战略,是有“风险”的。这风险在于外界,人们会成为笑谈。
而企业发展,如果没有战略,或者没有战略意识、规划,没有一家能够长久发展。
站在历史的高度来观看和分析。中国很多人一开始是胆子大干起来的,别人不敢做自己敢做。那时国家正处于发展经济的粗放时期,乱世出英雄,那时候到处都是机会,找一个代言人大吼一声,各地的代理商经销商排队上门。只要有产品,每次招商会总是收到一大笔的现金来,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九十年代中期。而这种状况,却成了许多老一代企业家的惯性。
选择从做山茶油开启油脂生产的创业路程,除了胡文龙本身是学油脂专业的之外,是他对这一领域市场前景和消费趋势的判断。
山茶油在主产区一直被视为山珍贡品,素“油王”之美誉,在营养价值上和橄榄油有过之而无不及。作为一种全新的油种,在茶油的主产区,比如福建、安徽大别山腹地、江西、浙江等地,消费者的认知度比较高,而对于非主产区的深圳、北京、广州等市场,消费者在认知上存在较大的陌生感,但这些市场却是山茶油潜力消费区。
并且,山茶油这一细分领域,至今没有大一统的绝对优势品牌。
这是胡文龙创办山茶油企业的潜在市场优势,加上他此前积淀的从工艺到设备,整个生产掌控的优势,但更大的优势在于,他的信念——做自己吃的山茶油——这是他对品质的最朴素而明白的表述;他的标准——欧洲标准——世界上食品安全要求最严格的限制。
何为做强,一个再小的领域如果成为标杆,一定强大;何为做大,一个细分领域的成为领头,市场空间一定足够支撑企业发展。
图片5.jpg 
企业的愿景非常重要,胡文龙说,他在2004年订的企业文化标识、理念、要求,到现在都不显落后。他追求“金”“品”“质”,所谓金,是高品质的追求;所谓品,指产品,更是人品;所谓质,指质量,企业与人的素质。永无止境。
而“金勺”的金色也随着胡文龙的品质坚守和市场深耕,渐露光芒。
2016年2月,央视“发现之旅《品质》栏目”“发现”了金勺。这是一档以记录产品品质和品牌建设为主题的栏目,全国山茶油企业有几百家,龙游小县城的“金勺”为何受央视青睐?
 “金勺能入选靠的是先进的科研、装备以及产品质量10年无过错。”胡文龙说,金勺之所以能在山茶油行业脱颖而出,成为行业领头羊并入选央视《品质》栏目,是因为金勺拥有多项技术专利和高科技设备,金勺研发的集采摘、剥壳、分拣、榨油为一体的成套机械,使每公斤山茶油的加工费从32元降到1.6元。10年来,金勺的客户没有一家出现“苯并芘”超标,当“毒茶油事件”影响全行业时,金勺对整个茶油行业整体稳定起到重要作用。
这,应当作为一个记录点,标志着金勺、标志着胡文龙发展,在山茶油行业里的地位。
所以说,战略定位是一名由传统商人(生意人)迈向一名企业家的革命性的,突出重围式的裂变,是一只蝴蝶的破茧而出,迎接新生命的快速到来。
为不确定的明天做些什么,这,就是战略。
那么回过头来,2017年9月的新疆之行,则标志着胡文龙和金勺,从产品经营的市场营运的又一个标志点。
图片6.jpg 
8月的新疆是色彩斑斓、五颜六色的。2017年8月,胡文龙在衢州市市场监管局推荐下,随衢州工商联代表团到乌什考察。
三天的考察,回到龙游18天之后,胡文龙再次来到阿克苏乌什县。在五彩的天地间,他衷情的仍然是“山果果”,一眼相中略带着灰色的坚果——核桃。
胡文龙说,他被衢州援疆干部人才蓬勃向上、倾情援疆的精神感染,被新疆渴望投资的热情激励,被新疆的资源吸引,所以决定投资乌什。
8月27号,他成功预注册“冰川果园”各类食品商标;9月20日,签订投资协议;几经策划、协商,11月8号,阿克苏金勺果业有限公司注册成立。由浙江金勺科技有限公司控股企业浙江冰川果园果业有限公司全额投资,占地196亩的核桃加工产业项目,投资2.4亿元,年加工核桃1万吨。厂房建设一期2.5万平方米,包括生产车间、研发中心等,总投资2亿元。
由此,衢州市最大的援疆产业项目产生了。
同时,在浙江投资配套核桃油周转库、核桃粉冷库,核桃油灌装,核桃乳加工、灌装等五条生产线;一期总建筑容量达到4.2万平方米,二期建筑容量3.9万平方米;,拟在江浙沪、珠三角、京津冀分三年建设1000家连锁店;打造一个依托阿克苏乌什各种林果资源、利用金勺独有的油脂工程技术、食品加工技术,欧盟食品标准管理体系和东部等发达地区市场营销理念打造以核桃为主的林果全产业链。
图片7.jpg
似乎在18天里,胡文龙就作出了一个不小的投资决定,匆促吗?
早在2015年,胡文龙就申请了核桃果籽皮分离方法与装置专利, “大健康”的概念其实早在胡文龙心里酝酿着,山茶籽、核桃——山茶油、核桃粉,都在胡文龙大健康食品概念里,技术的现成的,原料的丰盛优质的,市场是相融的。投资新疆的政策支持,在新疆投资的产业支援,两者相辅相成。一切水到渠成,一拍即合。
大企业要不断根据市场、环境、组织、规模调整战略。小企业当务之急是清楚战略,尤其是那些靠机遇、靠资源、靠廉价劳动力发展起来的企业、更应该搞清楚企业从何处来、向何处去。胡文龙早想明白。
 
11月21日,乌什县委副书记、县长吐尔洪•阿不拉带领新疆自治区乌什县党政代表团来衢考察。衢州市委书记陈新,市委副书记、市长徐文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汤飞帆,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陈锦标等市领导分别会见代表团一行。
会见时,陈新书记指出,浙江金勺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衢州在乌什投资最大、辐射最广、群众受益最多的企业,要加强衢乌两地产业对接,发挥衢乌两地优势,拉长乌什县核桃产业链,提升核桃产业的层次和水平,充分展现衢州企业良好形象。
胡文龙说,金勺在乌什的核桃加工产业园,一定会成为衢州援疆的“第33棵胡杨树”,请衢乌两地领导放心,金勺会在乌什扎根壮大发展,造福乌什人民。
 
当年12月,设立在龙游的核桃深加工配套生产车间已主体完工,产业援疆整个浙江配套工程预计2018年1月8日结顶,将形成固定资产3800万元。
所以说,胡文龙在新疆的大手笔投资不是偶然的,更不是突发奇想,丰美的新疆正好迎合了他大健康产业发展的要点,所以才有随之而来的快速落地和一系列布局。
这个速度与效率,体现出胡文龙的性格,也表露了他作为企业家不断进取的思想底蕴。积蓄好久了,一经触发,奔腾向前。
图片8.jpg 
胡文龙的布局谋篇中看得出,总部经济的概念已经开始落地,孕育胡文龙成长的灵山江水依然是他的根源所在,龙游越来越优美的自然环境与营商环境,是胡文龙总部经济运行的最佳富地。
把握趋势、适应环境、尊重规律,良好的愿景对于企业来说也是发展的一片舞台,这时候使命便是一种高度,有了高度才能看到光明而不再只看到风雨。
使命的意义在于:给梦想找到合理性理由,给自己一种定位,同时,给行为找到充足性理由,给自己一种心力,个人价值、企业价值从此凸现。
胡文龙万里援疆,跃向更加宽阔的空间,一切,正在开始。待我们完成这篇特写,新的一年也就来到了,而胡文龙的新疆基地建设方兴未艾。
                                                                  作者:清鹤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