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深阅读 >

习惯于文学想象?来看看文物还原的真实三国

时间:2020-05-29 08: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东汉 青铜车马 甘肃武威市雷台墓出土

  清 木雕赵子龙大战长坂坡 亳州市博物馆藏

  东汉 三国魏 “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石牌 河南省安阳西高穴曹操高陵出土

  东汉 鎏金彩绘铜长方案 河北省涿州市上念头古墓出土

  西汉 鎏金银乳丁纹铜壶、错金银铜豹 满城汉墓出土

  东汉 车马过桥画像砖 四川省成都市跳蹬河出土

  三国吴 童子对棍图漆盘 安徽马鞍山市朱然墓出土

  三国吴 青瓷堆塑人物楼阙魂瓶 南京上坊凤凰元年墓出土

  三国吴 黄武弩机附木臂 湖北省江陵纪南城南水门出土

  

  展览:三国志文化主题特展

  展期:1月23日至6月18日

  地点:中华世纪坛艺术馆

  作为经典文学的《三国演义》家喻户晓。但,尽管早已看惯三国故事里人与人的精彩互动,却未必能对那段风起云涌历史展开的环境、舞台以及“服化道”有所体味。“人靠衣衫马靠鞍”,若是历史剧中的三国英雄赤身裸体、赤手空拳,旷世气概大约无从说起。幸好文献短板给历史人物带来的“困窘”,还有“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的考古工作者给予弥补。近百年零零碎碎的文物积累,群雄逐鹿中原的金戈铁马已经依稀可见。走进中华世纪坛,徜徉于一度风靡东洋的“三国志文化主题特展”,透过那一组组历经时光洗礼的遗存,或能让我们隐约看到想象中熟悉而又陌生的澎湃时代。

  天下何以三分

  假如中国自古以来便有网络传媒,那三国故事应当是常常能冲击热门榜单的话题。而从长时段的历史来看,《三国演义》的出现当然是引爆三国话题热度的关键节点。“三国志展”显然深谙于此——其以明清时期对三国故事的记忆、书写和演绎为序厅的主要内容。出土、收藏于全国各地的三国故事图像、雕塑,构成了当今人们想象三国的第一重门户,让观众首先步入了群体记忆源头的追溯,从而形成了记忆表层——明清历史的文艺衍生品(记忆溯源)——三国历史文物(历史底本)这样的递进层次,展览场域的张力便在层次间差异中舒展。对三国故事沉迷愈深,便愈能感触到这重张力所带来的强劲、曲折而丰沛的知识冲击与文化体验。

  林俊杰唱:“东汉末年分三国,烽火连天不休。”三国的故事总是要从东汉说起。两汉,作为长达四百年的统一王朝,对于中国族群认同感、文化凝聚力的形成,显然意义非凡。“认同感”“凝聚力”这样的字眼,读起来似乎显得空洞,但在展览中却落脚于时人生活的点滴。甘肃出土的青铜车马,是汉代普遍的样式,在四川的画像砖、陕西的出土物中,亦能见到同款。头小颈长、细长腿大屁股,正是西来天马的特征,印证着汉武帝打通丝绸之路的巨大影响。材质各异、形式却大同小异的各地耳杯,图像、实物互见的楼阁,还有普遍流行的画像砖石,均见证着大一统王朝的影响与魅力。而大一统的前世,正是后来三国均不甘于现状的原因——前人已经树立了榜样,谁心中又能没有统一江山的理想呢?

  《三国演义》和相关经典电视剧,给人们留下的东汉末年印象:铁蹄铮铮、连天烽火。细究字里行间祸结兵连的原因,则是宦官专权、农民起义、军阀争霸等“人祸”。这些“人祸”可能让局中人或浑然不觉或痛并快乐,但却早已被后来的旁观者反复总结。与之相反的是,“天灾”可能让局内人有切肤之痛,冲击力更大,其影响却并非常为后世的故事讲述者所体味。至于自然环境长时段的周期性变化,便更难令人洞悉。所幸,“人祸”的教训见于史,“天灾”的痕迹存于物。

  通过对零碎史料的梳理和环境考古研究,学者们已经观察到,从东汉之初直至六世纪,我国天气趋于寒冷,三国时期的平均气温已低于汉武帝时期。展览的引导词便试图提示这一少为公众所知的观察角度。东汉“小冰期”所导致的环境趋于寒冷,会使得东汉统治者承受更多的统治压力,这些压力既有粮食减产歉收带来的内忧,更有游牧民族不堪寒冷频频南下的外患。而当内部制度也积重难返,无法应对,盛极而衰的颓势,便无法挽回。于是各地群雄以忠义之名,“毛遂自荐”为朝廷分忧,起兵混战。展柜中的刀戈弩箭透射着一时间的风起云涌。而纷争的结果,便是北曹魏、南蜀吴的三国鼎立。

  北曹魏

  小说《三国演义》以蜀汉为正统本位,曹魏是“霸屏”时间最久的大反派。但从客观来讲,曹魏在形式上得东汉禅位,在地盘上居政治经济核心要地且面积最大,在后续发展中为统一天下的西晋所继承,倒是最具正统的派头和气势。它显然是三国中实力最强的政权。

  曹魏政权的成功,当然与创始人曹操密切相关。作为经久不衰的网红人物,曹操在2009年成功把舆论热点引向了发现其陵墓的考古文物界,让当时长期以来远离公众视线的考古工作者在闪光灯下不知所措。这般情境,若是阿瞒地下有知,也会暗搓搓地得意发笑。而引发巨大争议的曹操墓,此次也被引入展览。策展者在设计曹操墓相关的文物时,特意在展厅模拟了部分墓室空间,以使观众切身感受此墓室的体量。而如此设计,则向观众暗示了考古专家论证曹操墓为真的一个基础理由,即墓葬规模。

(责任编辑:vip56568)
------分隔线----------------------------